2010 Tung Ho Steel Enterprise Corporation and National Cultural and Arts Foundation Steel Sculpture Residency Project   2010東和鋼鐵與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鋼雕進駐計畫    back

Organizer:National Cultural and Arts Foundation

Sponsor:Tung Ho Steel Enterprise Corporation

Base:Tung Ho Steel Miau-Li Factory

Residency Time: 01.03-30.06.2010  


林鴻文東和鋼鐵駐廠創作計劃2010七月二日下午兩點於苗栗東和鋼鐵廠發表

計畫為期四個月由東和鋼鐵廠提廠房,鋼材,工人配合藝術家創作,國家藝術文化基金會執行統籌辦理。此次展出期間所完成大型作品22件小型作品22件,是藝術家一慣人文與環境思維深化的作品。

主辦單位:國家藝術文化基金會,東和鋼鐵公司

發表位置:台灣,苗栗縣西湖鄉東和鋼鐵廠

苗栗縣西湖鄉二湖村坪頂二十二號 037-923333.

地圖: http://www.tunghosteel.com/images/new_miaoli.pdf   

Lin Hong-Wen's  2010 Tung-Ho Steel Enterprise Corporation and National Cultural and Arts Foundation Steel Sculpture Residency Project will have its official opening at the Tung-Ho steel fabrication plant in Miaoli County on July 2  at 2:00PM. Over the duration of the four month long project, all logistic supports, including space, material and workers were all provided for by the Tung-Ho Steel Enterprise Corporation. Funding and planning were provided by the National Cultural and Arts Foundation. In the exhibition, 22 large-scale sculptures will be complimented by 22 smaller sculptures. The nature of the works will revolve around the artist's deep contemplation regarding humanity and the environment.

Organizer:National Cultural and Arts Foundation

Sponsor:Tung-Ho Steel Enterprise Corporation

Opening Location: Tung-Ho Steel Fabrication Plant, ShiWhu Township, Miaoli County, Taiwan. Tel:886-37-923333

If interested in attending, please make reservation by e-mail or phone:

Tel: 0910758938

e-mail: artwen119@yahoo.com.tw


02.07.10openning

12345678910

1.居儒,任宏,銓居2.3.4.5場景6.國藝會董事長黃明川與東鋼執行長侯太太7.記者訪談8.南三三合影9.導覽10.銓居

Expression and Juxtaposition~

 Lin Hong Wen’s Steel Sculpture in Tong Ho Steel   

                                                                                  by Catherine Yen

 

Juxtaposed on the soil

Group the steel sculptures

Dancing under the sky

Like monuments

Like trees in the fermented wind

In sunny and rain

As the deities pious toward the divine

Uttered the solitude and liberation

Stretch the hands skywards to capture the night stars

Tightly unlocked the sentiment like a cocoon

Shimmer in brown and gold

 

They pierced the air

Scratch the sphere into spheres

Naming the elegance in its name

Shed a significant weight

The tender in power, strength in stillness

Grasp a dazzling light

With an unspoken word

Quivered in silence, stirred in integrity

Seek its innocent inward intimacy

By symmetric and glamour

Complete a final standing atop the ridge

 

22.06.10 final setting

完成了,早上做了調整,畢竟每件作品都是獨立的,也是需要一定的空間,分離了一些,互換了一些,室內部份也照著計畫逐步完成,線性的展台使的一切都統一,也使的建築物與作品間保持合諧良好的關係,所以空間 先設的尺度適當的給了所有最好的互動,每件作品都有獨立囈語的氛圍.

 

八點約定的微調時間前,去了後龍溪口的海邊以及好望角,再一次站在柱台邊望著劃到頭頂的風車,天是湛藍而東邊山嵐層層分明還矇著一層薄薄的靄氣,堐下的海是溫柔的

三月一日計劃開始的第一天,一樣的位置一樣的站在扇葉下方,不一樣的是雜著雨霧的強烈寒流與風車的扇尾在劃下時帶著低吼.

不一樣的是,

似乎某些的預知也被事實,

一併 歸入生命時間的履行

三月一日至六月二十二日,

2106.10 setting

一整天下來,完成了眼前所見,但,還有著一些人間程式待續,

想哭,不是因為眼前,或許是操作時間過程中懷疑自己,

知道那已是習慣,不過,總還是肉身,

沒有感動,一切都在想像中,心思支撐著肉身,只是有幸被徵顯罷了,

我知道該如何走,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知道該如何走?

沒有開心,所有可能被高低拉上貶下的全都壓成平板,實實的平板,冷冷冰冰

square location


藝術家雜誌      藝術家雜誌


 

 

16.06.10

端午節在工廠繼續既定的工序,打磨分為粗打,與保留焊接的原來積塵兩部份,打摩也分為抵七與未加底漆分別,未上底漆部分是要讓他與大自然反應產生繡色,約莫三年在與以船舶鈄明底漆定色,而以上漆部分則需經過五年以上讓漆自動漸次剝落再與大自然演色產生自然漸層,所有作品版材厚度都在12.15.16.mm足夠演色需求與強度可能.

此次發表會展場將以作者習慣的裝置方法呈現,再與技術人員討論就工廠風格屬性的H型鋼與版材做貫穿室內空間的線性展台,可收統一與簡潔的效果,小型作品將收編於條狀展台上不致與較大型量體作品形成力量出入的削減,對話的強度r將被再次的增生.

21與22日將是所有作品移至辦公樓裝置之日,所有作品將於2010年端午節的今天全部完成,

三月一日起始的計畫在將近四個月的南北奔波於焉完成

14.06.10

今天把場地清空,所有較高作品都放倒進行焊藥渣打磨清除,可能需時三日,之後在漆上緩繡底漆讓之後自然繡色可以有層次產生,

希望進度正常,因為打磨鋼刷不時的斷尾飛射有它的危險性,希望再最後一切都順利,因為只剩五天.

所有作品將在六月21.22移到辦公樓安置.

 

09.06.10

六月的小品,雖是小品加上底座也有六十公斤左右吧,已經是製作的最後一週或許還要再做兩件吧,

因為把困難與大型作品都在三,四月與五月的第一週完成,所以再來的時間就比較不緊張,思維分岔的可能性與

數質量型的堆疊都可以在此時被觸碰,鬆綁的腦袋與肌肉容許一些被許可的想像細菌侵入.

02.06.10

上週工人趁我不再又沒太多工作時各自做了一件作品

先是

一驚

我沒交代但是我知道先前已經有一種屬人的慾望慢慢出現

我按耐著去欣賞

就如同去廢料堆找材料

只是此次我沒做既有廢料型的琢磨考量

僅採個人慣有的線性材做備料

當就是被訓練後已然成型的再次備料

至少有某種屬性的契合點

跟創作時的可能缺口可被接收的空氣

末期計畫稍作調整

但已剩一週

其實跟一年是無太大差距

端看生命契點

01.06.10

那天去朋友家是在提前下工後

因為前一天的謝師宴已然疲憊

操車百餘公里也不知為何如此之遠

為許累吧或許車行都會的嘈雜吧

第一次來他家

多年前朋友已不斷的邀請約

餐中因為真的太累所以話不多

欣賞著家裡的佈置環境

與一切

真為朋友感到心慰

記的他生命旅程的大半他是將此視為無物

但是

生命縱就是一種難理解的東西

不敢多喝因為還要趕回苗栗

但在知名歌手縱琴高歌下早就抹除了時間設定的軌跡

晃的著車輪回竹南已將天亮

在電腦photoshop爬著天亮要的圖

今晨的太陽像常日屋後的夕落

但是

多了一份靜謐

未知的嚴肅

 

 

 

26.05.10

還是做了兩件大作品

已經把進度放慢的尾聲

但總還是不由自主

心裡盤算還有兩週可以為較小作品努力

就如此了

也給自己保留最後一週漫漫不經心

慢慢順心

#

這次南回的路上瞌睡連連

也沒留意路上所有經過的

車子幾次與路緣標點招呼

這次除了兩小時又多開了十分鐘

這十分鐘可能是睡覺多加上去的

#

要離廠時回休息室脫下眼鏡口罩耳塞皮手套護守短套

不放心再回廠工作位置上

工人忙著這三天我架構成型的

沒帶裝備的我站在一旁的成品中

一點熱氣的工業電扇風

卸下裝備的我

是那麼的涼

三個月了

此刻

#

 

25.05.10

人來一遭是都行旅

想把目前的盡攬是荒唐

藝術或許是一種高明的呼攏百態人世的障眼

因為

盡是的所有

皆然

是妳可以說的出的歌頌

不過

至少那是我能力所及最好的解決方式

絕美而最高級呼攏

創作

唯一

惟一

?

#

我愛妳是因為你給我沒人能給的

我愛你是因為它能成就不可能的

我愛你也只是

如果

空氣能多一點適切

aa

每天清晨這鴿子總在那裡與我睡床僅幾呎餘,我常睡眼望著,是一份親切吧或是移情

#

被壓抑的部份常常是需要藉助一種優雅呈現

是方法

或是態度

較容易在被塑型的空氣裡成就出的類型氣泡

我想保有的是

剎那吧

#

 

像是腐朽天地間的僅剩

還需要那所謂的內聚力來僵持

常態是

一 己心內的出入在被時間劃刻

容有什麼說法

不都是個自的坑各自的洞

.

.

.

 

abcde

a.b作品集成.c今天總算立起的作品,是有另外的想法的.在地上被耽擱了兩週,c局部.d作品細部的扭動(是牽動所謂的穩定總體)

#

 

7:00am

風吹著波上的棘藜雜著熱氣似是壓抑著什麼

大清早的陽光已如中天

今天將會是一個操作吐納的挑戰

創作的呼吸

也是一種汲取將來的爭札

在僅可能的縫隙中感受芳華

在已壓實的氛圍中綻放可能

沒有力氣回頭

只有往前

*


24.05.10

當被落定在一個地方是自己的選擇

以前多次的駐村是試圖把自己陷入一種狀態

一種讓自己或許是渾沌中再一次的明証

這跟面對每一次創作一樣

否定是為了未然

未然也是企求必然

矛盾中肯定

肯定後又質疑

循環

爾後........

是對生命的有限切片落定何種符碼吧

 

在不增加額外材料下製作線性與團狀結合物,台勞的進度緩慢是泰勞的三分之ㄧ不到的工作量,今天結構四件團狀物,可能的線性立柱或許在明天產生可能,也或許有三件立柱形程,明天端看是否再多一名正常的工人而定,加油

.

昨天的大雨讓今天廠房沒那麼熱

因為製作小作品必需較靠近與較多的雙手操作

眼睛必須忍受較多的強光透過眼臉

口罩是沒辦法完全濾掉有毒煙塵

常常要移動身體的方向讓風扇的風吹過

下午慢慢轉熱

不過還好

只是知道明天將會熱過今天

心中盤算的進度重要過一切

畢竟還剩幾週

.

下午在回來的路上想了好多

創作像喑啞

有或許的熟悉眼色

有或許的迴響

但是

當或許正靠近時

一切又將遠逸

一直

如是

.

上個月看著車窗上維修廠的定期保養里程

算算將近五千公里

這也是紀錄

一個月

不過在生命閱歷上是難得

從天寒到酷暑

還有四個月的家

竹南一棟建物的十五樓

可以看到背海的媽祖

以及飛天的恐龍

媽祖在"人間"看著關公(釋迦摩尼或許)正看著他的恐龍

竹南大清早六點關公(釋迦摩尼或許)看著天上的恐龍

.

每天進工廠前會透過這片平疇看著遠處的廠房

風吹草偃

木麻黃樹上

鳥鳴

車上音響著鋼琴

順過

將進廠的頻率

 


19.05.10

思緒調整,心境換轉,

 


12.05.10

泰籍得力助手阿南,其雖新手但衝勁與我創作速度頻率較有默契,並主動,

此作H/600cm 重2.7ton 是製作時間最長的作品,

上海回來直接去工廠,因緣工人休假所以進步不如預期,大型作品還剩兩件留待處理,五月六月初保留三週進行小作品製作以及展出裝置狀況討論及製作方法指示,並交代末期進度安排.


28.04.10

1234

 

此週陸續完成四件中型作品,並進行一件大型三件中型作品中,高五米作重兩噸半作品已持續三週,因考慮戶外設置與平均1.5公分厚鐵板施工不易,所以慢速進行,

1.2完成作品置放邊上未免影響天車行進,3.為少有造型作品,可能再製作一件,4.以大型器具燒灼1.5公分鐵板,再以重槌灣區所需弧度,對手關節前此曾受傷,備感吃力,不過還是要親力操作,到週三為了讓技術人員在周四.五可以有進度,通常作品的造型都要在這天完成能有可讓其在設定的範圍進行,

此計劃時程已過半,本計劃結束於六月底,因六月25公司股東會,公司希望能有一些作品能設置於會場,因只隔一週,所以想把所有作品提前於六月初完成,而再爾後的七月二日於苗栗廠辦公樓發表,

六週的創作時程把握將是有趣的第二階段挑戰,第一階段大型作品與較累人的工式磨合都過關,第二階段將著重思維的再凝聚與行為的合一,

天時冷時熱,此週想是轉熱其實不然,所以將帶來的短T兩件穿一起,以不停的焊接火光取暖,不過不止的烈焰與三方的焊火使的眼睛輕微灼傷,不過進度倒是可以安慰

,

再一次的被設狀態後,再一次的層度的未然將是迷人,也是引我向前的力量,我是常常不知所為何?對所有已劃開時,我將更努力使盡全力,因為.我已不知.眼前是所有能為的也是僅有的,

一份微乎,一份其微

就一份

攝影工廠製作機具,已然的作品


20.04.2010

這週本來因為舉辦一場國際研討會而不能接續創作, 因為冰島火山使的歐洲機場關閉班機停飛, 邀請的德國藝術家未能成行, 這也算是小蝴蝶效應, 改變人類精神質地的作品就在這幾天也因而面世,

12345

4.5 來的前幾天就看到這群怪客(埃及聖鷺)混在一群白鷺鷥間, 之前的相機沒辦法拍, 心底一直計畫著, 終於換了一台可以把這群異鄉客給收近,

1.這件作品今天總算站起, 花了兩週 2,較大型的作品還剩3在地上這件, 不過還想再做一件大型的, 畢竟這是在我工作室沒辦法獨立完成, 因為又不想去碰公共藝術, 所以也不能在像以前那樣都不管呆呆的做, 做了自己收, 工作室沒辦法放, 放外面也不能再去干擾原來就完美自然, 繡蝕感的作品現實的是沒能去接受, 華美的色與質或是最先的理解顯像, 那種來自原先的一直是被心底層給隔層膜, 一層不止附加的迷糊,

說嘛, 聖鷺在金字塔墓璧上畫著, 千年前, 後龍溪 退潮的沙灘上時空乖隔的影像, 如此.

在製作大型的作品同時, 中型與小型的作品在架構稍大的作品構成後讓工人去接續被設定的方圓內的時候被同時,


14.04.10

左圖1.2是我上工前習慣在工廠附近亂繞 ,那天在赤土崎交流道旁一條直的莫名四線道盡頭發現的 ,兩邊是零落的幾戶村屋 ,接著是墳場 ,路尾的截斷面是懸堐 ,像闌尾般生出一條盤小路 ,車上的咖啡與吐司總要找各地方停下完結他 ,那建築是令人心底不舒服,不舒服是沒人氣又加上斑駁褪色的漆與從未完成過的屋頂 ,把車停在有所想法的偌大停車場 ,這停車場一樣斑駁 ,車格線不是被車壓模糊的而是因雨 ,因風  .

背景的風力發電機組圍繞這建築 ,機組翼扇把北風的暗鳴一陣一陣帶下,那讓我一點想下車的意願都沒 , 草草吃完早餐看看時間 ,該進場了

這裡離工廠約五分鐘車程. 或許下次我上公或是下班得空再來. 一代偉人 蔣中正 ,心底的感受五味

經時的物品總是有些許的感動 ,這是工廠裡碩大抓斗的尖端翻修切下的破片 ,從它手中經手工廠所有從新到舊的物料,

我再作坊的廢料筒裡尋得 ,我想.......站在桶邊.........從我平面與立體間不先不論既有的屬性維度發生的限制 , 一種精神質密的夾層間應該是有什麼可以被賦予另一種的託付 ,我在桶邊很久 , 那是下一次的功課 ,

每次在北上南下間總是在想著什麼是循道的依附可容忍度 ,破壞是 . 質疑是 , 一把檢驗的刀斧 ,在路上我做著腦部細微的修正工具 ,看著八卦山夕落的餘暉混雜著東山的微雨霧靄 , 難得的層迭 ,難得的悠柔 , 那把刀削的更微了.


09.04.10

簡丹真不簡單這週多給我一個工人所以進度快多了,一次三件作品一起焊接外加我用的兩支,所以我把三件大型作品放三個方向我在之間輪流跑,做一件的架構或是細節時都要同時觀察其他兩個技術人員的進度或者是差池,在旁邊我也同時製作兩件小作品,就五件一起來,所以時間過的很快都沒時間停下休息,雖累不過滿足了創作時的速度與思維的密度,本想星期五也留著繼續不過還有很多雜事待處理所以下五桿著讓粗體結構與條狀鐵板包覆都儘可能出現好讓技術員可以在我不在時可以在受制的範圍內行使作業,我也可以有兩天或三天空檔進行視覺適應的習慣暫離,以作遠距離思考,這事今次我發覺意外的收穫,(遠距離的當下物(基地)我(大內)的錯置)那也是我在繪畫創作時處置的態度,只是這次落實於實距離的狀態與小規模的思維模組重組,那是未什麼每天上下工前後兩小時需要在其周邊對每天氣候下的景象做視覺及於思維的現下行為,因操作是某些時間點的制約所以要在之下行使另一種態度,那種態度需要讓這段期間來心身及其攏身之事務在一種像似在身體皮膚外表形成一種真空狀態的空氣,有時像似在吃一種迷幻藥,理智卻要與非理智齊坐並起,

希望有著心底的預期,一切都在


29.30.31.03.2010

29日橘園國際策展公司總經理簡丹來訪為陽剛充滿粉塵異味的工廠帶來難得的柔和,也幫我爭取多一點的助手,不過今次非比前,工廠脫離了景氣的陰霾正上下奮鬥著,所以了看上天給予正面的生命多少的機會了,努力吧,唯此無他,

30日一早約七點紀錄片攝製小組跟隋紀錄我去廠前的過程,一樣買一杯咖啡一快可憐小麵包去焚化爐的海邊望海,至少海平面不會有穿揚突兀景象,後龍溪水出海與海浪在平垠灘地錯合出不平靜的聲響,砂沒那麼乾淨,砂將蓋過消波石拉倒成列的木麻黃


23.03.10

完成的三件作品之ㄧ早上七點後龍溪出海口滿地玻璃瓶垃圾,旁邊就是垃圾掩埋場與焚化爐陰霾的天有來自蒙古的沙塵焚化爐邊潮間帶上什麼都沒邊有三座超大虛無的賞鳥台刻意的溼地,鴨總是要活著,我們可以說有總比還好,


201003.17

每天工廠竹南間往返都會經過後龍溪,大清早七點上工前路邊買杯咖啡到坡上涼亭思考,遠處是退潮的海口與下方繁華不再的公司寮漁港,人稀風涼每天我都會找一個地方去,所以都要很早出門,看著四周的景,樹與草,房子什麼都美,間或雜著突兀的埃及聖鷺於荒田水地站起的第一件作品將完成的第二件


09.03.2010

兩天兩件作品,雛形已確定,差三分之ㄧ工,滿意度九十分,泰勞阿南已經上手而且似乎挺開心工廠因為寒流又飄雨放下鐵捲門,不過還是很冷,電焊煙灰在一天下來口罩由白變黑回來路上從工廠下山先會經過第一天上去的嶺頂土地公廟特意停下,


08.03.2010

昨夜一幫損友突如其來搞到兩點半接著還要給學生為畢業砸是回信七點出門開了兩小時車到距離200公里的苗栗通宵,恍恍惚惚本想休息站小憩一下,不過總覺得很不正面,還好今天還是為了材料的吋度與備料在作處置,想今天也沒法製作.晚上在竹南吃了難吃的火鍋,晚上早早就睡,想大清早去那小漁港,

09.03.2010

載著剛出爐的鋼胚沖涼後出廠早上 攝氏八度有雨,公司寮小漁村,是從竹南f住所去東和鋼廠20公里濱海快速公路的中途,早上起個大早趁八點上工前緩和步調.村裡不見人煙,太早,風浪太大,

 今天試著以12mm(東和最薄的鋼材)製作,試著克服並適應,因為平常製作時的薄鋼在速度的控制與線性的掌控容易的多此次不選擇幾十萬噸各自形象的廢鋼,只以單純的線版材直塑,挑戰製作的原型.做柔剛性.不過明天將是另一天的挑戰,今天一名泰勞一名台籍師傅跟做,隨著備料進入預期的目標與工人的適應,希望在第三周能克服所有.

 


02.03材料觀察,鋼鐵廠幾十萬噸的廢鋼鐵迷霧裡工廠附近風力發電機風切聲由天頂劃下,很奇怪的感受,在四下無人時,唐吉柯德不知又要說什麼.

#第一周與技術人員溝通創作技法與作品與先前藝術家的差異性,並初步了解材料的現實面與可能.莊班長與羅班長的說明與引見相關人員

慢慢把心思感受融入剛硬的介面,因學校剛開學總有一些瑣事也正好能給廠方就我需要備料,因為因著廢鐵的既有面貌需要回復我習慣取料

的線性,所以收集與切割以至集合式這週重點工作.

當然心的步伐因地而移心而異,

所以去了我的心思領地

嶺頂

有一座三百年土地公廟,樸質合理的石雕燕尾

已被多事加蓋進

另一座滑譏的廟祠

周邊 設施的所有推開天地間的芒草花

遠望

霧裡

依稀一線白浪

暗鳴的濤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