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ohsiung international steel & iron sculpture festival 15/10-28/11 2010 高雄國際鋼雕藝術節


back

02.07.2011經過高雄郵輪碼頭發現作品立在那

title落寞的開始   H/1390cm  about 3000kg  iron      style / environment sculpture

 

30.10.2010鋼雕的一場說話

身旁的所有的擎著他的偉大,當然囉,我也有,當大聲嘶喊時或是他們所謂無趣發聲

一件事

是對的

污染

正快速腐蝕哪

無辜且稚嫩地心靈

都是那些

所謂的

握有一些腐爛旗幟的

.

生命

是一種

的生物

祝福吧

當然了

我也是

或許需要更多吧

?

每個人總是有每個人的說詞

滿有趣

因著時與地總有他的一套

而這一套也總是可以作弄人心而也不知

當然了

那已遲化的       算是          當就          故裝        無知        或是        歇腳      下個課題       輕輕微微的騷動

就當是

.

可憐人們黏著可愛人們

他們貼著,就算用力撕開將必有一死

當然死的是

黏著劑

.

我想說   我一直只跟自己說  當然是的  不會發出聲音

聲音動作的初階已經註定了

原限的所有

剎那間永遠的

背離

.

26.10.2010

title落寞的開始   H/1390cm  about 3000kg  iron      style / environment sculpture

 

25.10.2010

趕著今天完工,浪費一下午等底板材料,所以連夜趕工把作品直立,還好有一些支援創作營的好朋友鄭陽晟與勇仔,

明早將再做一些細部收工,因為下午趕著回大內再在來接連有許多瑣事與教學所以這件作品在其間颱風來擾的情況下

前後只花了七天.作品高度為1390cm,是目前最高

.

結束一個生命中的駐點

完成一段對話

下一個

?

只是的做吧

還沒給他起名

就喚

靜執

.

累人的一天,說話是比創作時累

一天14小時的不停

與數不輕的幾組人

就作品與人

就人與所謂何

就著

許許多多的莫名

嘴裡與腦裡連接著一個動作

永遠不比

手裡與腦裡密切

24.10.2010將完成的主體所見之所見

20.10.2010尾端製作與南韓藝術家界線之爭

19.10.201019夜裡的工作,作品的尾端(臉灼熱眼昏花)

晚上跟韓國藝術家說,

就是做它

一線一線的焊

旁邊走過的猴子看著錯過邊上的猴子

跟他說

思考人生的真義

一直想不明

所以就

一直焊一直的焊

.

我也不明那些的所知道當以為

當就一切的可笑

當然了

我也在其中

就焊

一直的焊

旁邊的猴子

正耍著

說是一場遊戲吧

18.10.2010workshop

無端的擺放? 是借端出事抑或謀事

等是  累   不等   是累   等是  苦  不等  是苦

累或苦  是連體   只是相煎下的一種動作

.

微光交集與個自的擁有

.

若我說  不是太特別的顯示

鬆弛的眼砸與對不了焦的瞳孔

散漫投射在不被關心的地方

.

在侷限的範圍裡蠕動

簡單著反映著一種關係

容易的就對比出關係

靜謐的排序

.

自外

是自身

或是

自心

身心乖隔

如果被操作成方法

不是好事

人們玩著已經爛透的一套

.

 

活動主題三氧化鐵借展作品由大內工作室移出

鋼鋼好作品展-三氧化鐵

 

創作營-超越之家第一梯次 10/15-10/29


借展作品之ㄧ  三氧化鐵三人展

不甚良好的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