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AMGARDEN


051203在吐露港裡

一艄鐵殼船在暗地裡

祇嬴弱的燈火點綴

放眼的海灣貼上遠岸顫動的燈火長線

微語裡的清風把一些蟄伏的平常掀動

對照一些可笑的紋理

風裡有一點涼

浪還是要給水泥方塊被戲弄的節拍

 

紋理是要費盡千心才能尋得

沒能容下絲毫

再繼的附加

一切的疲累換來或是些許可笑的轉圜

祇一些可笑的轉圜

 

041203am:2:00

當所有都變為故事時

一切枉然

所有的片段也只為篇牘

累計一些厚度

在時間的擦火間

祇可貴瞬息的價值

當淚水在眼角摸索時

只能相信自己的所想的是沒能為所知的任何時

它或許只是一些的風霜與露罷了

041203am:1:00

時間的鐘擺並不能留下任何的意義

時間的指針之間重疊劃過了已成的記憶

不變的時間是不止

變的只是

懵懵懂懂

不要把不好的記憶變為一種的符號深刻

以致於影響日後的行走

˙

草把冬日前僅剩的綠捲入我的床緣

我沒能想出接受你的所有的方法

我只能望著襲捲而來不止的冬日

無情的剝蝕

細想

我把一切都帶入

我可能的嚮往

我會把我小時學會的純真方法

用我現在的鈍拙

再一一磨練

然後用我跛腳的技能

繼續

血液裡充斥不安

祇在剎那容留萬班千軍

在僅有的

狂放

氣息逸放

留一條管道

在我來時我不知道間或有任何所謂的存留意義

我想我盡我所能

 

一樣的節奏裡奏出不一樣的旋律

是風的葉擺裡

給了光一些啟示

我能在裡面加上何能

 

說服自己吧

祇為一些可恥無知的縱容

不能相信生命的總體架構是如此

神啊相信神的一群

是誰縱容他們

是誰去解救他們

偉大的神

憑藉神器與大論

或不止的循循叨導

我想我應該檢討我不能把所謂的現況做一番的處理

我可能已發展出一套逃避的方式去為我所謂的藉口

憐惜的風裡混雜著溫暖

為他的可能所做

盡一點的心力

是去顧護這頑固的靈魂

 

031203pm:11:00累了

我累了我常希望有人能提醒我路到盡頭了

那不清楚的休息站讓我常處在一種恍惚狀態

而一直不明就理的在這路上繼續我的行走

習慣把自己架空為無意識

可能只是不想去了解那些我已不能忍受的

潦倒成為現世視聽的取決

亂步為了所遺留的世債

讓我繼續行進吧

以我的僅有力量

˙

希望了解能成為一種的希望可能

我是如此冀盼你的明白

而不是為現世腐肉之蛆

把生命發展成另一可能

或許不是昨日所悉

但是為今日的希望

明日的序曲

什麼時候我能為我的短篇留下序曲

自始不知其從何開始

不停的找尋只為得一點的線索

跡象的不可能告訴我

可能就在不遠的彼端

蒙霧裡密佈荊棘與溝壑牆崖間

怕是

人為造起的道具

把許多的可能在伊始挫頓

希望能得到聖史的秘方

把我的想望在他的祕櫃裡擺放

待時日的到達

釋放無窮的能量

為好的所有繼續天外的旋律

˙

散漫為我所惡

態度

能為他評分

是天堂或是地獄

˙

不要把心低略

轉眼的悠境裡有你的一份愉悅的禮物

就在告訴你的悄悄話裡

只要你把心仔細

02.12.03在記憶的框夾裡

在時間的境遇裡

有幾人能了解

在如果已沒了去來的問題裡

又有誰能去挽留那祇有的

雖然快成了記憶

而記憶的縫線裡

有誰能力足以去穿針

又有誰敢去把它織成

無中生有的錦繡

˙

寄盼

在生成

而能寄予的多少

希望在生形

而能被賦予增生因子

在羅列不明之列裡

細數能力所繫

一點一滴

031203am:1:00邏輯的玩具

我所能清楚的部分永遠只有澄明裡的丁點

這還不包括隱晦的那一部分

˙

多少的記憶邏輯把我捉弄成如今的樣

如果繼續著如是程序

邏輯的概念勢將改寫習慣

看是能編列一套更能含糊大概的之乎也者

˙

於隱晦的天地間存在著希望的莫名

不能去清楚跡象

而總是的隱遁

常明示於當下的不能及

在跨越的尺度裡

眼睜所有曾經一一銘刻

 

031203am給一個在天地間遊走的偉大靈魂

只能知道那是一件對的而且值得去做的事

雖然心中有許多凡事的負債

但在兩個世界的損益評量表裡

把天明與落日倒裝

把得與失錯置

我的好友

正在錯置間縫苦

我的好友正在天明與日落間爭札

我知道或許人們已習慣在他身上所附加的苦難都已經成為必然的慣性

而縱容一己所為那可變式無的的習慣

但願和風煦陽能眷顧那一顆永遠赤誠的心

在來時的天涯海角

˙

它把自己放逐

或自遺棄

它把自己嚴苛命定不畏世俗

他已命定

把生命如火花般怒放

縱使須臾

總是不希望就是如此

不應該有如此的待遇

雖然我知道世間總是的不公

但亦不應如此的絕然而冷血

待遇如此大公豁然的生命

我希望他能把一小部分自私

我希望他能學習耕鋤

自己的一方園地

不要再容忍那些蜍鼠的妄為

30.11.03生來隨去人

人實在很難去了解他的需要

人也很難去知道她為什麼需要

常常我是很懶的去回答一些無聊的話

但就是因為那一些無聊的話對一些人又是非常的重要

就是一直搞不懂

只要是我仍生就如是環境

最後就祇能是全都不那麼重要了

為什麼呢

我也........

˙

我想告訴一個我關心的人

我想許多事是沒那麼複雜

我想如果不去想那麼多的話一切就會單純的多

只要不去想那憂心的部分

或許還有其他比較有趣的讓你去忙

我常常很喜歡那一些有趣

雖然祇是一些可笑

它常常只是窩踞一天時間裡的極少部分

可是那可愛的發酵是會去感染其他的所有

那是多麼有趣

一但可愛的發酵

那所有的過去與即將的未來都會是美麗

˙

我從來不那麼認為重要

就好像我從來就不會多去解釋那一些認為的必要

是許多的事都可以放下

就是不明許多的人喜歡去抬起許多他們都不清楚的事

風吹的日子多好

有陽光的日子多好

去細數螞蟻的日子多好

難為了螞蟻

˙

當你喜歡了一件事或是一個人

那生命會有些許燦爛

如果你想讓燦爛永恆

那是會在奢求大作文章

所有人都知道的煙花只是努力去綻放那片刻

有什麼是重要的呢

˙

29.11.03

不了解不清楚不太明白不明就理就是不知道

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去明白些什麼

總是覺得已經越是不需要

很多事讓其他人去明白

我只要把腦袋洗劫乾淨就好了

我是指那一部分的讓它一點都不剩

騰出那麼多時間做什麼呢

就讓它空忙著吧

˙

有一天一個小妹妹問我我的職業我一時回答不出小妹妹看我有點遲疑倒也細心

等著我慢慢跟他把工作性質講一遍然後告訴他所謂的我的行業

它狐疑的看著我然後安慰我

她說她可以幫我在美術課上課時利用時間多畫幾張

我欣然接受而他也快樂的跟他母親離開

從那天起我一直在我們聊過的公園刻意等她

但一直見不著它快樂的身影

來年的冬天我遇著他母親

他告訴我她人現在住在安寧病房

背對著離去削瘦的身影

我站在那裡好久好久

她還沒幫我畫呢

 

28.11.03小屋

很久沒再來這裡,記憶裡的景物與現在所看到的已有很大的差別,邊坡上可愛的小屋環抱著的竹林不見了,只留下水泥基地與已焦炭的基柱,前此曾經經歷一場大火,後來的綠竹林在沒人的整理下已把這僅有的記憶形象幾乎淹沒,不過就算沒了竹林坡下的柏油馬路,盡頭的踞立群屋,高跨的電纜,我看這腦海裡壓根的底層記憶應該在複寫紙疊合上另一頁的面目全非,原來在底層記憶影像走動的人與動作,一起說的話語與他們的微笑,穿透過半啟的窗嬉鬧的後院,神經的細索。

    在我離開前我記得我曾交代過一件事,我沒料到我還會再回來,這可能是我先前的預感,我不知道這囑咐有沒有在再來的這幾年被證實而後你去執行了它,我想現在就算做與不做都無甚緊要了,那也只不過對我還有的一點意義罷了,或許我還是會把它放進我記憶的包袱裡,背著他繼續永無止境的路

    磚牆的青苔把刻字的傷口癒合只留下輕微的痕記,午後的陽光在上面拉出晃漾綠色的線條,停格的思緒也浮出磚紅一樣的晃樣線條

門版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是溫柔帶著歉意,是沒能再繼續完成而如在空氣存在著所意旨的氣氛中一些不容易的醞釀,想像中的一種和煦與平靜,在言語都已經是多餘時,一切都將靜止,而就只有你勉力著移動那絕無僅小小堅持的必然,做與不做的對你我甚至其他並沒什麼影響,也祇是一些輕微的印記隨著牆倒成灰

                                                    

27.22.03

在感情的字典裡頭有一個字從來是模糊的

不知是付梓前就如此還是原來的印刷版出了事

可是其他的版本也如此

是來自另一本全是真字的字典

裡面是不會有惱人的墨漬

是潔白而充滿紙的芳香

 

在具像與抽象間本來就只是等級的區分

再智識所不能及的具像與抽象之外的

我只能依靠一種危險而又模糊的心像

沒了可以界線的準則

也沒了累了而可以的依靠

 

一種的大度是可以在一切都不可得時得到伴隨

是自信

是風吹來時雜著花香

是陽光托著紫薇的花瓣

是隱約的知道

是一種輕微的快樂

慢慢的來自於心理

莫名的角落

 

眼前有一隻喚作迄傻的生物

沒來由的來到這個糊塗的世界

看著沒有一件事是適合它的需求或是必要

是乎所有的都是多餘

它可以行走在疾風的山顛

可以頓入冷沁的冰河

它可以坐著等著一天天的日出日落

在雨的天

簷上落入廊前漣漪的雨滴裡

有一絲

已消失的記憶

眼前一知喚作迄傻的生物

笨的可以

歡喜跟著漣漪的漩渦直轉

就當作一種平生最大的樂趣

學著怎麼活下去是很重要

學著好好活而又能知道還活著有一點不容易

 

251103哀歌

我希望有人能解釋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長支條的路穿進水泥牆房

迤入山石扥入壑溝牆起入林

實在不想如雨後春筍意形容

而筍以是突變長竹四野亂串

石岡暫時的淨土

海下的幼沙

人掠奪的所剩

餘悸殘喘的部分

為這倖存關注

人類控管的所謂模組哀歌

 

251103大腦瑪莉

說不清楚是為什麼

就打從那天開始

一切都變了

人們是樂於接受順來的一切

也喜於加上無知的榮譽之冠

那是可以輕易抹除一些不經大腦的努力吧

是一個我不了解的部分

 

一些人可以快樂於雨後陽光初開

交道於雨露濕之於的苔痕

那亦或是與大腦的努力有關吧

也是一個我永遠不可能理解的部分

 

又一些人曾經告訴我

我所追尋的是危險

我知道

告訴我的人又是用另一種大腦

 

我想告訴他們

一個人一個腦

自己湊合著用

˙

從來搞不清楚時序

我了解某些能力適所的移轉

它只是為了服膺某些需求

所做的一些當時的組合分裂

最後

快樂打上圖騰的符記

為最後

基因的練索點上休止

˙

241103接續

浪輕撫著岸堤

在暗地的轉角嫟語

魚群披著街燈的銀衣鱗比嬉游

沒了船家的船是孤獨相擁

擎起心中燃起的火

為天明的章節接上序曲

 

有和煦的陽光清柔的海風

碼頭的棧橋像希望指向無盡

遺漏計時的指針

為指向的無盡

尋找可愛的島嶼

 

201103天堂國度

可愛的不要為一些已經過的再傷心

不要把痛苦帶往另一個天堂國度

太多的不知

是為會所有的不明國界架上渡橋

可愛的

擺渡的船夫應是最了解這所謂的之間

你可以請教那之間的部分

 

201103之乎也者

我不會把我所為當成是必要

一切祇因為了所有的與我無關的必須而已

我只是不停勞作一些我所認為的必要

一些近乎所謂的之乎也者罷了

 

201103論節約

不捨的浪費

為心理障礙設下拒馬

沒有指示繞道的訊號

設定

事先設的後遺

先設是有萬般當時已設的無奈

將是不止的循環

只因不捨

是浪費

 

201103傷心的咫尺

路上的星點看是不容易與天際邊上的幼星接合

那看似一日已是不如一日再繼的可能

只是幻想的力度已是年不如一年

是不欲把想像的觸鬚

做另一個傷心力度的探查

 

201103小論

人是不容易為自己做下擔保決定

更遑論他人

人是不容易為所為何為明確

祇可以為為所謂而為的小部分下論

一小部分的惶論

 

201103四散鳥

你儘可以把它當作是一種做作

是一種的行為習慣

一種常常無故而令人閒惡的規律

祇當花已不開

綠已不再

而鳥

 

201103功課

風夾帶著暗雲翻滾

來不及帶引的

留在早摧的花杜鵑絲絲的破碎

不顧脊項上太陽憐惜的光斑

祇願全心探索將至的幽谷

當作是今午的功課

 

201103十一隻野牛

它已經被現實投放在野地

為他設下刻意的領地

似是符合一種假象的自由

有天有地

藍天白雲

芳香草茵

十一隻野牛

 

191103了解的空隙

你會想我嗎

我相信會

你會為你心理的不和作出你心理認為對的決定

那是一種前因後果間的不容易

不容易不是你的了解

不容易的是了解的空隙

 

191103可愛的蔥油

不知他為何會改變它已在我心中成為神的事實

雖然只是不見了蔥油

可在我心理為你的心理爭札

存有不忍

我還是欣賞原來

因為我的精神態度已被你收服

回來吧

蔥油

 

191103盤裡的可愛雞翅

你不會理解所謂的記憶翅膀

不會是拘泥而一成不變

它是

會把記憶轉化為再來的記憶

讓它是一而再

而再來的

 

希望我永遠是不累的翅

能帶我到處遨遊

為所能為的好事留下好的記號

雖然沒有樹綠經年輪換般合宜

和風經翠谷四時樣優游

可我終究以你為師

 

18.11.03風之記憶山谷

灰綠的草葉雜著白碎花

移開腳步的陽光花顯的清瘦

交織在風裡是北方捎來的信息

是一些難移深埋而不願再提起的

 

山谷裡像是充斥魚貫的記憶過客

趕路似急著從這思想的窄谷翻越

樹林的芽杈減緩了它的步伐

也掠下一些令人相思的破碎片段

一些沉入林裡暗處的

將會為下一次迎風晃日的招展出力

 

花是記憶的容顏

草是容顏的框陵

當我散步在框陵邊緣

漫天的雲朵會支開不必要的太多

讓花的想像恣意縱橫

 

深刻那泛白細竹

是一枝不同於其他

有著完美比例與恁多的節

靠手的地方磨的晶亮

它擾掉許多崖璧上蘭花的枯梗

那是一枝我見過的最美

是阿婆天天擁有的想望與照護

 

這時每個人都把最美呈現

已忘記曾經記憶裡的慣性美學

風招來許多的信息符號

也撥惹出一些新的線索

這時駐立的人們只需信手

就能擁有滿滿的所有

 

齊整的草皮上有不齊的想像

總會有桀傲的一些

會當著所有

狂狷而為

在齊整的草皮上

陽光悠悠漫遊

蝴蝶若無其事

 

倚著心底解釋的模擬欄杆

有說無止盡的故事

祇要不再那麼在意

會有生生不止灌溉無垠心田的甘泉

故事將會在這埂行中抽出脈脈新芽

是誰會把後來欄杆新上彩綠

去對比藍天的飄雲

等著飛出的野鷹

股足了風之翼翅

消失在無盡雲天

 

不想被記憶帶走的是一些美好

阻止淪為回憶的波臣

 

山被折出的凹痕裡隱藏許多的故事

流水析出的線索貼在岩苔

是走過而留在空氣中的氛圍

是高級生物最基礎的能量

是情感

 

171103香港島上的糊塗蛋

我一直的不能理解

為什麼有些的人能為一些微不以足道耗費

時間是沒長眼睛

不會在你莫名其妙的渾沌周遊時等你

也不會有那麼的一班車換搭你回到已經是陌生的原來

我是那麼的一個乘客

帶著渾沌的行李

在車班裡惶惶的上上下下著

一直不知道來原終也不清礎去處

 

161103尖沙嘴的

想要讓一件事明白真難

想要讓人明白一件事也難

想要讓事情就這樣的一直稀爛漫延下去

想見的新希望的時鐘裡放著一個奇怪的物種

憑著稀巴爛生存下去

啃噬為了不至於了斷

為發生一些不明的而活

至於其他的是.

 

時間可以窄化到腦子能力不能理解的地步

但是也可以放浪到盡是的莫名其妙

一些人也可以為了一些偉大的理由

做出或制定一些偉大的決定

把一些的事或者一些的人

就此的分開或湮滅

令其生成另一番的形式

過入另外一個的世界

 

時間裡她走著

可以把上樓後轉入另一個陌生

當作是一種偉大

至少那是我可笑的認為

一個人可以為一種的一再

付出所有

就讓我再轉出來一次

可以可憐可憐我

我只是不想看到我所不能

以我有限的智慧去比心

我已經快失去那種能力

我可以感覺的出屬於那一部分的漸漸失去

不敢去奢望替代的那一部分是如何的切入

可能原來就不應該位列或是從來就沒到位過

一切或許只是轍頭至尾的鬧劇

可憐的靈魂

 

101103PM:7:00hkkadoorie butterfly garden

越是接近其實又走遠

在距離的道里計算法中

是知識給的遠近

一種的習慣

表象的距離是那麼一回事

心象的距離又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