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ur thinking

batur painting

batur sleeping

batur everything

            is          maybe           

 

   lin hong wen worksite

 

  

  

 

 1

2

3

4

5

6

7

8

9

page:20052.3.

 

        起先的這些圖片是在2002年的巴杜火山裡留下來的印象,在數位相機高階像數還沒出現時用幻燈片拍的,住在火山口裡一個月的日子裡想了很多這裡少有人來,大部份觀光客只駐留在火山緣上遠眺/類似圖4的這個角度。其他圖片都在火山口裡湖的盡頭拍的,儘是一些太陽還沒爬上火山大外山沿的清晨。火口湖的清晨是美,是安靜。

      再來的,是一個無聊的靈魂成天的,身體在這火山緣裡繞,夜堛漱艀b腦海的火山裡繞。

     

    後來的,身體爬出了火山心卻還在繞。


 

        這火口直徑我也不明我想用走的兩個小時要吧,因為圖一的火山也才是火山口裡的小增生火山,不過騎機車繞一圈也要一小時,當然不能用台灣的路況來比。不要小看這火山裡的小火山爬一趟來回也要六小時當然了這也不是天天爬山的登山隊有腳程,那都不重要,只是一種抽象的大小距離的形容詞罷了。在這裡面誰需要了解這麼多,只是我知道如果火山真的很不小心爆發我知道從哪一條路逃逸,如果我身體沒被我的心整個繞進去,繞進原本就都不屬於我的一切。   


        雲總在前一夜枕在安靜的湖面,在       濛濛亮時他才會起身探頭

     而風也撩起微微的漣漪

          我的心還在停頓的昨夜

     清涼的大自然暗碼八方襲來

    要讓過去的時間埋在湖邊暖泥


       你要把它留在屬於的過去

       沒機會向著未來陽光出來的方向

       你要把它沉入記憶流沙

       慢慢的慢慢的終至消失殆盡

 

       我告訴我自己

       有時在微霧中可能有

       那只是一陣無來由的煙塵或許

       

       走過的

       盡是一些

       得不著的


      

 

 

左邊的增生火山流下來的岩漿遺跡,右邊的環狀高山是早期的火山口邊緣,裡面圈圍出火山湖,最深約60米 。騎機車越過融流遺址上蜿蜒高低起伏又有趣的路,我就住在湖盡頭。

 

 

 

 


怪異的清晨,是我每一天走出房間所見

 


 

 

 

 

 

 

貼著湖面的雲,像是滾進火山的棉花糖

 

 


 

 

 

 

 

認識的朋友每天他都 跟他女友及愛狗來這裡洗澡,右邊湖濱有一座露天溫泉池,傍晚村裡老小拎著盆子都聚集在這裡,一旁也有洗卡車洗機車的。


 

 

 

 

 

第一天湖濱餐廳推薦湖裡特有的魚,想這神秘的火口湖加上對岸神秘的樹葬少數民族,想必這魚應該不俗。吳郭魚

 

 

 

 

 

 

還能再找到什麼,已經是剩下的僅有誠如你眼前所見一切了,午後的密雲又在捲起千堆萬疊把眼前習慣的景象搞湖,就是了吧不要再挑,

 

 

 

 

spending all ur life just for nothing